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古城春秋 > 正文

丽江古城春秋

作者:admin 来源: 日期:2013/4/7 人气:74 加入收藏 标签:

丽江古城春秋

   1997年12月4日凌晨2时(北京时间),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1次会议上,古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99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中以少数民族城填的身份进入世界遗产的“独子”。 古城,转瞬间名扬中外。

   据专家考证,古城始建于宋未元初,明时已具有相当规模。著名旅行家徐霞客在其著作中记载,城区“居庐骈集,紫坡带谷”、“民房群落、瓦屋栉比”。纵目神州,丽江古城有别于中国其它古城。它在建筑布局上未受“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途九轨”的中原建城礼制影响。古城面积3,8平方公里,“城依水存,水随城在”是它最大的特色。古城没有规矩的道路网,而是依山就水,不求方正,不拘一格地随地形水势沟渠建房布街,房屋屋叠起伏,错落有致;道路亦结合水系坡势而建,曲径通幽,不求平直,形成空间疏朗和谐的街景。说到城,很容易想起城墙。但处在几大政治势力(北有吐蕃,南临南诏,东北是央央王朝)之间的古城,竟然没有城墙!?纳西人何以拒敌于城外,使自己不受攻击呢?

   纵观历史,古城建设800年间,受到的最大侵害是民间老百姓谈之色变的“乱世十八年。”也即1856年至1872年的战乱,其间多数房屋被毁。这是史载的最为严重的一次大难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除却战争,古城又如何保护自己、庇护民众呢?开放,包容,兼蓄。

   木氏土司在长达470年的统治期间,在古城不筑城墙,以开明睿智令天下刮目。民间有说法称,土司姓木,加上城墙就变为“困”,木氏怕困守古城而窒息于古城,故以开放之姿吸收外来文化,以无形之态拒有形侵略。《明史土司传》中载曰:“诸土官,知诗书好礼守义,以木氏土司为首云。”明代学者章吉甫为土司木增诗集作序曰:“世著风雅,交满天下,征文者,投诗者,购书者,经神交定盟者,嘤鸣相和,声气往来,其中原之旗鼓。”明代,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白教)八世和十世活佛曾先后访问木府,推动了该教派在滇川藏地区的广泛传播。最终,使古城成为茶马古道上的重要商贸区,,藏传佛教向南传播的终点,同时也是汉传佛教北上的最后站点。

   古城,终成一个文化多元的中国少数民族古城。纳西、汉、藏、白等民族文化相融相乳,儒、佛、道、东巴四教和谐并存。被誉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白沙壁画,更是鲜活地反映了儒佛道杂糅的情况。正如法喜寺一副楹联所写的一样:“是圣是凡,三教原归一理;即心即佛,灵山岂在西方。”这对于今天的世界,尤其显得意义非常。

   翻开岁月发黄的篇章,我们可以看到古城的形成与文化的多元是如何密不可分。 南宋未年,木氏先祖将其统治中心从今天的白沙移至狮子山麓,开挖西河,营造城池,称“大叶场”。从此,在随后漫漫历史长河中,逐渐形成为当时政治、经济、文化、商贸中心,明以后,大叶场改称大研厢。据说因坝子西端有山曰“文笔峰”,其状如笔尖。木氏深受汉文化熏陶,寄望于子孙与民众知书达礼,又以大叶场静卧狮山、象山、金虹山怀抱,北有泉涌的龙潭,形似古城,遂将大叶场改称“大砚(古音砚与研同)厢”。至清,称大研里,民国以后称大研镇。

一键分享: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