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古城春秋 > 正文

《徐霞客游记》节选

作者: 来源: 日期:2014/5/30 人气:133 加入收藏 标签:

滇游日记六
   二十五日 昧爽,饭而行。北二里为冯密村,村 亦盛,甸头之村止此矣:盖西北有高冈一支,垂而东南下,直副东山文笔峰下,江流亦曲而东。高冈分支处,其腋中有黑龙潭之水,亦自西大山出,南流而抵痛惜密,乃洞高冈之南而东注漾共江,鹤庆、丽江以此为界云。冯密之西,有佛宇高拥崖畔,即青玄洞也。余望之欲入,而通事苦请俟回日,且云:“明日逢六,主出视事,过此又静摄不即出。”余乃随之行,即北上冈,四里,有路横斜而成“叉”字交,是为三岔黄泥冈。其西南腋中,松连菁坠,即黑龙所托也。于是西北之山,皆荒石濯濯,而东北之山,渐有一二小村椅其下,其冈脊则一望皆茅云。
   又北一里为哨房,四五家当冈而踞,已为丽江所辖矣。又北行冈上八里而下,其东北坞盘水曲,田畴环焉。下一里,有数家椅西山,路当其前,是为七和南村。又北二里,有房如官舍而整,是为七和之查税所。商货出入者,俱税于此。七和者,丽江之地名,有九和、十和诸称。其北又有大宅新构者,乃木公次子所居也。由其前北向行,又盘一支岭而北,七里,乃渐转西北,始望见邱塘关在北山上,而漾共之水已嵚深壑中,不得见矣。于是路北有石山横起,又西北二里余,乃北下枯壑,横陟之,半里,复北上冈。西北行冈上半里,又北半里,度一小桥,半里,乃北上山。其山当西大支自西东来,至此又横叠一峰,其正以转而南下,其余支东下而横亘,直副东山,扼丽江南北山之流,破东山之峡,而出为漾共江,此山真丽之锁钥也。丽江设关于岭脊,以严出人,又置塔于东垂,以镇水口。山下有大道稍曲而东,由塔侧上;小道则蹑崖直北登。余从其小者,皆峻石累垂,锋棱峭削,空悬屈曲。一上者二里,始与东来大内。出人者非奉木公命不得擅行。远方来者必止,阍者入白,命之入,乃得人。故通安诸州守,从天朝选至,皆驻省中,无有入此门者。即诏命至,亦俱出迎于此,无得竟达。巡方使与查盘之委,俱不及焉。余以其使奉迎,故得直入。
   入关随西山北行,二里,下一坑。度坑底,复登坡而北,一里,稍东北下山。又东北横度坡间者二里,始转而北。二里,过木家院东。又北二里,度一小桥,则土冈一支,西南自大山之脊,分冈环而东北,直抵东山之麓,以扼漾共江上流。由冈南陟其上,是为东圆里。北行岭头,西南瞻大脊,东南瞰溪流,皆在数里之外。六里乃下。陇北平畴大开,夹坞纵横冈下,即有一水,西自文笔峰环坞南而至,有石梁跨其上,曰三生桥。过桥有坊二,在其北,旁有守者一二家。于是西北行平畴间矣。北瞻雪山,在重坞之外,雪幕其顶,云气郁勃,未睹晶莹。西瞻乌龙,在大壑之南,尖削独拔,为大脊之宗,郡中取以为文笔者也。路北一坞,窈窕东北人,是为东坞。中有水南下,万字桥水西北来会之,与三生桥下水同出邱塘东者也。共五里,有柳径抱耸立田间,为土人折柳送行之所。路北即万字桥水,潆流而东,水北即象眠山,至此南尽。又西二里,历象眠山之西南垂,居庐骈集,萦坡带谷,是为丽江郡所托矣。于是半里,度石梁而北,又西半里,税驾于通事者之家。“其家和姓。盖丽江土著,官姓为木,民姓为和,更无别姓者,其子即迎余之入,其父乃曾奉差入者,今以居积番货为业。坐余楼上,献酪为醴,余不能沾唇也。时才过午,通事即往复命,余处其家待之。”东桥之西,共一里为西桥,即万字桥也,俗又谓之玉河桥。象鼻水从桥南下,合中海之水而东泄于东桥,盖象鼻之水,土人名为玉河云。河之西有小山兀立,与象眠南尽处,夹溪中峙。其后即辟为北坞,小山当坞,若中门之标,前临横壑,象鼻之水夹其东,中海之流经其西,后倚雪山,前拱文笔,而是山中处独小,郡署踞其南,东向临玉河,“丽江诸宅多东向,以受木气也。”后幕山顶而上,所谓黄峰也,俗又称为天生寨。木氏居此二千载,宫室之丽,拟于王者。盖大兵临,则俯首受绁,师返则夜郎自雄,故世代无大兵燹,且产矿独盛,宜其富冠诸土郡云。
   二十六日 晨,饭于小楼,通事父言,木公闻余至,甚喜,即命以明晨往解脱林候见。谕诸从者,备七日粮以从,盖将为七日款也。
   二十七日 微雨。坐通事小楼,追录前记。其地杏花始残,桃犹初放,盖愈北而寒也。
   二十八日 通事言木公命驾,下午向解脱林。“解脱林在北坞西山之半,盖雪山南下之支,梧郡诸刹之冠也”。
   二十九日,晨起,具饭甚早。通事备马,候往林。始过西桥,由郡署前北上,挟黄峰东麓而北,由北坞而行,五里,东瞻象眠山,始与玉河上流别。又五里,过一枯涧石桥,西瞻中海,柳岸波萦,有大聚落临其上,是为十和院。“其后即十和山,自雪山南下之脉也”。又北十里,有大道北去者,为白沙院路。西北度桥者,为解脱林路。桥下涧颇深而无滴沥。既度桥,循西山而行,五里,为崖脚院。其处居庐交集,屋角俱插小双旗,乃把事之家也。院北半里,有涧自西山峡中下,有木梁跨其上。度桥,西北陟岭,为忠甸大道。由桥南溯溪西上岭者,即解脱林道。乃由桥南西向蹑岭,岭甚峻,二里,稍夷,折入南峡,半里,则寺倚西山上,其门东向,前分一支为案。即解脱林也。寺南冈上有别墅一区,近附寺后,木公憩止其间。通事引余致其门,有大把事二人来揖,“俱姓和。一主文,尝入都上疏,曾见陈芝台者;一主武,其体干甚长,壮而面黑,真猛士也。”介余入。木公出二门,迎入其内室,交揖而致殷勤焉。布席地平板上,主人坐在平板下,其中极重礼也。叙谈久之,茶三易,余乃起,送出外厅事门,令通事引入解脱林,寓藏经阁之右厢。寺僧之住持者为滇人,颇能体主人意款客焉。

一键分享: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