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古城春秋 > 正文

丽江的困惑与突破

作者:谭敏、李佳莉 来源:广州日报 日期:2014/7/30 人气:213 加入收藏 标签:

后世遗时代—
  古城丽江

  申遗成功后的十七年,丽江一直处于文化与商业、传统与发展之间的矛盾纠结中。这一路走来,丽江该何去何从?丽江模式又将带给正在申遗的广州哪些可供借鉴的经验?

  世遗·启示录
  系列报道
  丽江剪影
  土生土长的白沙镇人李大哥,旅游带给他家的是家庭收入的大幅增长,在他身上,只有日子越过越好的喜悦,而没有对丽江传统文化流失的任何担忧。他将位于镇中心的祖屋以每年6万元出租给外地人,租期30年,自己外出打工,短短几年间,他已经修了两个院子,一个用于自住,另一个仍出租给外地人做客栈。而以前纳西族的院落,通常要合两三代人之力才能建成。大多数的丽江人都像他一样盖起了新房,还有很多人选择了离开世代居住的古村落,到城里买楼房居住。
  申遗17年 质朴演变成商业化
  迄今已有800多年历史的丽江古城独特的纳西文化带给人无限田园牧歌的畅想。1997年,丽江以其“保存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与自然美妙结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17年间,丽江由一个高原边陲小城变成了中国旅游的一张名片。对于丽江来说,申遗17年来的变化,远远超过了过去800年时光荏苒的打磨。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源源不断地涌入丽江,随之而来还有成几何级数增长的旅游收入和嗅着商机而来的商户和投资。
  已是第三次来丽江旅游的何小姐,这次选择住在了古城北边五公里的束河古镇。如今的束河,正是七八年前丽江的模样,依然还可以见到坐在院落门口聊天的纳西老奶奶,在本地人居住的院落里,可以见到慵懒地趴在院子里的小狗和随意种植的花草,人们悠然享受宁静、怡然的慢生活。不过,越来越多的院落门口已张贴出了招租的广告。何小姐担心束河的宁静很快会被打破。她的担心并不多余,束河西郊的村子里,正在大兴土木建客栈,以承接越来越多的丽江古城无法容纳的游客。
  这些年来,过度商业化的质疑声一直困扰着丽江古城,2007年,丽江古城甚至因为过度商业化、原住民外迁、纳西文化流失被世界遗产大会警告。对于古城的管理者来说,文化是丽江古城的魅力和灵魂所在,如何让这座因商而始、因商而兴、因商而盛的古城,既能保持传统文化特色,又能继续焕发商机和生机,也考验着他们的管理智慧。
  考验 文化与商机如何共生
  如何平衡旅游开发与世界遗产保护的关系,一直是个世界性难题,并无现成的模式可参照。对丽江古城来说,保护难度一在建筑,二在人。
  保护的投入与法规
  从建筑上来看,古城管理部门—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在维护古城的风貌上做了大量的工作,据古城保护管理局文化保护管理科的石宝仙介绍,古城15年来已累计投入20亿元,用以改善古城的通信、供电、供水、户内外电气线路改造、排污管网等基础设施,拆除与古城建筑风格不协调的砖混建筑超过15万平方米,还出台了《云南省丽江古城保护条例》、《丽江古城传统民居保护维修手册》、《丽江古城纳西民居客栈整改规范》等法规,古城内民居一门一窗一瓦的改动都要符合保护标准。古城保护管理局与美国全球遗产基金会共同出资完成具有历史文化保护价值的299户传统民居,236个院落的恢复性修缮,该项目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遗产保护优秀奖”。古城还建立了“丽江古城世界文化遗产监测预警系统”,定期对游客流量、文物古迹、商业活动状况、环境质量等进行自动监测和预警,用科技化手段进行文化遗产保护,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的肯定。
  呵护古城要有文化自觉
  虽然古城内的建筑保护成绩斐然,但是,客栈、酒吧和商铺遍地开花,让丽江古城俨然已成为一座被游客占领的城市,原有的宁静氛围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已不复存在。
  此外,古城里的人—无论是新移民还是原住民,也在悄然变化。一位在丽江经营多年客栈的老板对记者感慨,以前来丽江经营客栈的人大多是冲着闲适的生活方式,而现在很多人为赚钱的。如果没有文化上的认同感与归属感,就不会有呵护、珍视古城的文化自觉。
  商业味浓源于外来客商流入
  历史上丽江是茶马古道重镇,商业一直很发达。早在20世纪40年代,丽江商铺数量超过3000多家,国外银行6家。由此可见,把地方文化淡化的板子打在商业化上,未必对路。
  “以前商业以原住民经营为主,现在则是外来客商居多。”云南省社科院副院长、也是丽江人的杨福泉认为,导致丽江商业味浓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本地商户不足,“本地人经营商铺会更有地方文化的特点,他们会穿自己民族的服装,经营的产品也更具地方特点,但是,纳西原住民的经营能力不如外来商户,就被挤出了古城。”
  目前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也有意识保留几个院子,展示纳西族传统的铜器、医药、刺绣,虽然传统的生活方式可能看不到了,但到丽江古城至少可以到几个院落去看本地的传统工艺和文化。
  发展 用新形式营造新魅力
  如何才能让今天的商业繁盛成为丽江传统文化的延续?杨福泉副院长认为,丽江的商业氛围是自然形成的,古城应该怎样经营管理,才能保留其文化魅力和个性,需要靠本地人、外地新移民、政府共努力。每个时代古城都要有自己当代的文化特点,古城可以依赖新移民营造出新的当代古城文化。
  建言拍砖引导文化自觉
  他认为,除了建古城博物馆和展示纳西独特文化的院落,避免同质化之外,古城还应该形成一种机制,汇聚民智,加强互动。政府、商户和原住民可以有一个平台经常切磋,共同保护古城文化。他建议,每个来丽江的游客走之前可以提出一条建议和意见,管理部门可以从中获得信息,远比自己做调研来得更直接。
  事实上,丽江已经连续三年举办“丽江古城民间拍砖会”的活动,诚邀网民就古城保护与管理问题挑刺、献策,在不知不觉中引导着新老丽江人的文化自觉。此外,今年四月以来每月一次的网友座谈会,也正在成为管理部门吸纳民智、共建古城的常态。
  文化入心 潜移默化
  文化的影响与改变在于潜移默化,润物无声,而非急功近利可行。宣科的纳西古乐在古城已经坚持讲了十几年;东巴文和纳西古乐已进入中小学校园;纳西传统服装成为了不少学校的校服;在繁华的街巷中,方国瑜故居等丽江名人故居吸引着游人去了解和发现丽江的另一面;而“东巴纸坊”、“雪山书院”、 打铜人家则营造出浓郁的民族文化氛围……据石宝仙介绍,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每年还安排1000万元作为民族文化保护发展基金,加大力度实施文化名人回落古城、地方民族特色店铺保护、名人故居修复等项目,同时,逐步收回古城内政府直管公房铺面的使用权和经营权,集中用于丽江古城传统民族文化挖掘、整理、传承、保护和展示等保护工作。而且,完善了各种法规制度,制定了古城保护规划和《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传统商业保护管理规划》,从各方面约束各方行为,保护古城文化。
  手记
  文化变迁的脚步一直向前
  如果说,丽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城,它的繁华如许,也许不会带来那么多的指责、焦虑与不安,就如同这些年中国无数个正在发生巨变的小镇一样,离家几年的游子,站在街头,已经找不到近在咫尺的回家的路,可是,顶着世界文化遗产的巨大光环,开发与保护,发展与继承,守住传统与走向现代之间的冲突与对抗就显得尤为刺眼。
  文化是什么?文化就是一种生活方式,它不会是一成不变的,在不同的时代必将显现出不同的特点。如果文化遗产成为了古董,只能供人瞻仰,也就失去了其生命力。从这个角度上看,丽江古城是生机勃勃的,它不仅活着,而且依然光彩夺目。
  在丽江采访的几天我一直很困惑,地方管理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古城保护成绩有目共睹;原住民于旅游中受益,满意于现在的生活;游人依然从四面八方慕名而来,这几乎是一个完美的多赢局面,可是,那么多质疑丽江的声音从何而来?其实,这种强烈的反差是因为每个人心中都留有一个桃花源的梦境,可是,梦想终于要归于现实。
  时代车轮滚滚,既然是活着的文化遗产,丽江就不可能独自留在原地。传统文化在现代化进程中遭遇各种困境,早已不是丽江一地的问题。有的人期待原住民在经济发展后回归,以此来实现原有文化特色的回归,这是一种理想化状态。虽然现代人怎么保留好先人创造的世界文化遗产,确实需要思考,但文化变迁和社会进步的脚步却势不可挡。

一键分享: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