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丽江日报●古城 > 丽江日报•古城 > 正文

栏目:“我的2014”朱鑫:小小打银匠也能成大师

作者: 来源:古城区新闻办 日期:2015/1/30 人气:1938 加入收藏 标签:

    钳工、小铁锤、模具、拉丝板、夹具,这就是手工打制作银器制品的匠人赖以谋生的工具。一块块不起眼的白银经过他们的巧手,就会被打制成一件件美轮美奂的银器制品,银碗、银汤匙、银筷子、水烟枪、手镯……与现代机械制作出来的金银制品相比,手工打造的银器制品多了一份无法镌刻出的韵味。

其实,朱鑫成为打银匠的时间与一些世代相传的工匠相比来说并不长。在26岁之前,他是一个地道的农民。刚开始的打银路也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1996他在丽江找打银师傅,但他所找到的每一位师傅都抱着手艺不外传的想法拒绝了朱鑫的拜师学艺,朱鑫在无奈之下来到了昆明,在金马碧鸡坊旁的一个首饰店里终于找到了第一位师傅,然而也是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打制工艺流程后就因经济困难回到了丽江。

朱鑫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回丽江后,他到处走访挖掘民间传统银制品的制作技艺,交流研究民族的饰品文化,学习不同民族饰品制作作法。带着那股不服输的劲儿,他每天拿着锤子,敲打着银块。不起眼的银块,在看似并无章法的敲打下,慢慢蝶变成了一只只或优雅、或古典、或时尚的戒子、手镯、银碗……。期间,他已不记得多少次在作品完成后,因不满意直接把作品融化掉的。199712月,他的“丽朱首饰店”终于在丽江古城东大街挂牌开业,这也是当时纳西人在丽江开的第一个手工打制金银饰品的店。开店初期,是从来料加工开始的,慢慢地,自己进原料,也开始自己设计款式,生意做得很活。同时,朱鑫的手艺也日益精进,1999年,朱鑫代表纳西族手工艺人打制的丽江金钥匙“涵紫谷”作为丽江吉祥物敬献给了江泽民。之后他连续打制的金钥匙敬献给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国民党主席连战、第十一世班禅活佛等国际国内知名人士。“金钥匙”作为纳西族的吉祥物不仅在丽江乃至全国也小有名气。200511月,朱鑫荣获在人民大会堂颁奖的中国乡土艺术杰出贡献奖。这是纳西族手工艺人前无古人的至高褒奖。他所制作的工艺精品“纯银香炉”还荣获云南省第五届“工美杯”金奖,另一工艺品“大力神杯”则荣获云南省第六届“工美杯”银奖。

如今的朱鑫,在丽江也是大师级的人物,用朱鑫的话说,自己手里出来的东西,即便照着同一张图样,也是不尽相同的,它们都是有体温、有灵性的。朱鑫在他的作品中,把民族的元素与时尚的元素融合起来。他说;“真正踏入打银匠这条路的大门,我才意识到我们民族的东西是多么的宝贵,如果没有人去做,去继承,实在是太可惜了。”手工制作银器是一个磨练身心的过程,首先是熔银,用焊枪对银料进行加热,然后趁热开始锻打成所需的形状,这个步骤有的时候需要多次反复进行,因为一次并不能打成所需要的形状,银匠得一遍遍地敲击捶打,然后进行退火处理,退去银子本身的刚性,接下来就是精加工了。精加工最能检验打银匠的技术,这道工序包括了锤錾、錾刻、镌镂、花丝编结等工艺,是整个工艺中最关键的步骤。这道工序也叫“雕花”。雕花所用的工具是一把小锤和若干支錾子,加工时左手拿着锤錾,就像画家运笔一样,心手相应,雕出一组组生动有致图案。银器做工优劣,关键就在此时,雕刻细微处,尽显匠人的技艺的精准。完成一件好的银器往往需要很长的工时,有时是几天,有时甚至要几个月。作为银器制作艺人,不仅需要有能够坚持长时间打磨、雕刻的臂力,还需要有耐得住寂寞的心。在朱鑫2014年制作完成的诸多作品中,有一个香炉,重3100多克,只有35公分高,炉身遍布各种图案和花纹,不算构思的时间,单打制他就花了35天。

或许,在人们眼里,看到的更多是朱金作品精美华丽的外表,而不知其内在和那颗坚守的心,也看不到朱鑫的困扰。丽江银器有着独特的历史地位,大约800年前,丽江雪花银打制的银器,经代代传承和众多能工巧匠的不断创新,将汉、藏、白、彝、纳西、蒙古六大民族文化特征加以融合,兼顾实用性,开发出了颇具特色的银器。茶马古道的繁荣,使纳西族打造银器的先进工艺为外界所知,往来于茶马古道的藏族、印度、尼泊尔等商人将丽江银器远销西藏地区、尼泊尔、中东、西欧等地。

“如今,丽江古城里有那么多的银器店,我却是唯一一个开店的纳西人。”朱鑫如是说,困扰他的是“丽江银器的未来、丽江打银匠的未来”。每位匠人都希望自己的手艺能够得以延续下去,作为丽江市非遗传承人的朱鑫更不例外,他说自己希望这门手艺能够一直传下去,但现在,大型珠宝店的金银首饰都是浇铸出来的,加工打磨也偏向于用机器,省时省力,从事打银这门手工老行当的人越来越少了。朱鑫介绍说:“这两年手工制银制品的市场本就疲软,还有的人为了谋取更大的利润空间,以锌白铜镀银作为“银器、银饰”投入市场,以假乱真,同时还采用模具冲床机械化批量生产,使银器、银饰失去了手工艺术的天然质朴之美。2014年,丽江古城银制品市场存在的这个现象被媒体曝光后,这个市场更是陷入了低谷。没有了市场,这手工艺要传承下去是很难的。”他说:“别人怎样做我管不了,我只坚持我的,成本再高、花的功夫再多我也要坚持以纯银和真功夫打造。现在国家重视我们少数民族传统技艺,实际上看重的就是这些祖辈传下来的手艺,丢掉了手艺,我们的银制品还有什么?”

图:朱鑫在打制银器

一键分享:
上一篇: 丽江公交20年!